2022-07-31《欧洲特快车制作专辑》:用技术制造梦幻

20220731.png

关于《欧洲特快车》的拍摄花絮,正如纪录片片名所示,短片所展示的是“制作”过程,所以作为“欧洲三部曲”的最后一部,拉斯·冯·提尔故意隐去了对电影主题的阐述,故意不提三部曲中的“欧洲”是抽象概念还是实指,拍摄过程的展示,就是冯·提尔的一句话的解读:“我们把最好的部分放在依靠独立和感觉的联合上,从而完全投入到拍摄中。”

什么是独立?什么是感觉?什么是两者的结合?“欧洲三部曲”的《犯罪元素》和《瘟疫》已经为冯·提尔打开了“真正拍摄电影”的大门,作为冯·提尔电影事业的第一个系列,“欧洲三部曲”所呈现的就是一个完全感觉的世界,尤其是第二部《瘟疫》的结尾,当电影中的瘟疫变成现实中的瘟疫,它以侵袭的方式让现实中的人变得疯狂:最后的女人在催眠中进入“瘟疫”世界,但是她再也没有走出,在大喊大叫中“着魔”,脖子上溃烂的部分是瘟疫发作的标志,而最后的死去则是人类之灾的开始。冯·提尔将最后的场景命名为“真正的拍摄”,这是一种无法回归现实的噩梦缠绕,而在《欧洲特快车》中,这种噩梦般的感觉更为明显。

压抑、黑暗、疯狂,就是一种感觉,就是一种梦幻,冯·提尔要做的就是在技术上完成这个梦幻之境的营造,从而展现出某种不被现实束缚的独立性。从文本来说,这就是一个梦,冯·提尔拿出的是一本叫《火车》的儿童书,这本书给他带来了启示,“这是一个关于火车的梦想。”为了将这个梦想变成电影文本,冯·提尔和摄制组用了两年时间制作背景,而背景的制作,就是要在技术层面上营造不现实甚至不真实的梦。《欧洲特快车》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便是黑白和彩色影像的合成:左侧是色彩的凯斯勒,右面偏后则是黑白的凯瑟琳,在两人对话之后,凯瑟琳走到了前面,走到了左侧,于是她变成了彩色,而退到右侧后面的凯斯勒则变成了黑白;凯斯勒听说“狼人”之后,屏幕上出现的是一个大大的“WERWOLF”,巨大的背景制造了“狼人”的恐怖感和压迫感;对话或者行动中展现的三屏画面,是合成也是分裂……色彩学带来的是迷幻的效果,这或许只是冯·提尔具有实验性质的催眠效果,技术上的影像合成制造的就是一次精神意义上深度的催眠。

导演: 拉斯·冯·提尔
主演: 拉斯·冯·提尔 / 爱德华·克罗西斯基 / 芭芭拉·苏科瓦 / 乌多·基尔 / 让-马克·巴尔
类型: 纪录片 / 短片
制片国家/地区: 法国
语言: 英语
上映日期: 2005-06-13
片长: 39分钟

还有演员不在场时拍摄两个场景,然后将其合二为一,凯斯勒走进大雪纷飞的教堂,凯斯勒和凯瑟琳举行婚礼从众人面前经过,都是使用了这一技术。而最后火车爆炸凯斯勒沉入水中,冯·提尔是受到了卡尔·蒂耶的灵感启示,“他让演员通过水域,表现得好像在水中完成自杀。”这是在哥本哈根水下研究中心拍摄的场景,冯·提尔亲自入水指导水下摄影部分,扮演凯斯勒的演员则不停地从水漫过的铁窗上浸入,最后则是以漂浮的方式经过欧洲的河流,一种死亡,一种催眠,再也无法阻止欧洲之死的发生。特技处理制造的梦幻,当然是抵达一种影像意义的感觉,甚至彩色和黑白具有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而合成技术的运用,将故事的独立性和感觉相结合,带来的是一种邪典的特殊效果。

当然,在技术之外,电影拍摄时的花絮还包括:电影拍摄几乎都在晚上进行,打开大门孩子们如拉纤一样将火车机头拉进来,冯·提尔拍摄这场戏时的原则是:“铁轨要被拖进阴影里……”在波兰拍摄时,找到了村里的群众演员,但是在深夜时分大家都准备离开回家,原因就是报酬太低了,冯·提尔只好给他们提高工资;婚礼一场戏是在天主教堂拍摄的,那座教堂在二战时被破坏,是在部队同意之后才得以完成;冯·提尔在电影中出演了一个小角色,就是美国上校故意拉来的一个犹太人,以此想让哈门特家族的麦斯在合同上签字,“我就想演一个坏人……”冯·提尔如是说……

《欧洲特快车制作专辑》电影海报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1588]

随机而读

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手机扫描随机推荐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