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9《夜心曲》:走出黑暗更需要勇气

20220719.png

她说:“黑夜如此疯狂。”她说:“阳光藏起了那些东西。”黑夜和白天,分割成的两种状态,一种叫在场,一种叫逃离:在“夜心曲”包围的世界里,沉入比黑夜更黑暗的世界,才能避免在阳光下的茫然,才能不被刺眼的太阳所伤害。但是逃离的伤害真的会更小?沉入夜的疯狂会不会更疯狂?

一个人,一个房间,以及一个黑夜,都将故事推向了黑暗而封闭的世界:水在滴落,隐约流动在光影里;红色的灯泡没有亮起,它也无法“看见”屋内的一切;飘落的纸张,当然也无法看清一个字。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女人甚至把自己放在更黑暗的黑中:她在床上躺着的时候戴着眼罩,起身之后戴着墨镜,双重的黑暗变成了冯·提尔“黑暗中的舞者”的预设:在摄像机高于红色灯泡的视角里,屋子里的一切是模糊的,而在远景中的女人似乎正需要一种黑暗的保护,它包裹着自己,成为黑暗中的存在。

“我的眼睛坏了。”女人这样说。所以她不敢出门,不敢搭乘明天一早的飞机,不敢正视昨天死去的那只鸟,“我无法进去白天。”所以在夜心曲中,她以躲避的方式保护着自己,但是喜欢飞翔的她是不是在这样的黑暗中更找不到方向?为什么她会成为一个“黑暗中的舞者”?在字幕出现之前,故事就已经展开了,而这个前奏似乎交代了女人封闭自我的原因:女人站在窗前,背对着窗户,她静立,她沉默,她像一尊雕像。这是一个1分多钟的长镜头,窗户外的光和逆着光形成的剪影呈现了黑与白最强烈的对比,但是这种静默突然被打破了:窗户的玻璃碎了,一个手持工具的人冲了进来,女人转过头去,看着发生的一切——字幕出现,之后便是一幕黑暗而封闭的夜心曲。

导演: 拉斯·冯·提尔
编剧: 拉斯·冯·提尔 / Tom Elling
主演: Yvette / Solbjørg Højfeldt / Anne-Lise Gabold
类型: 剧情 / 短片
制片国家/地区: 丹麦
语言: 丹麦语
上映日期: 2001-09-13
片长: 8 分钟
又名: 梦幻曲

玻璃被打破,黑影闯了进来,这是这个封闭世界被解构的象征,但是很明显,这种解构是暴力的呈现,它的带来的叙事便是:女人受到了伤害。强壮的闯入者,暴力的破坏者,是不是就像那照亮一切的力量,在解构着这个因封闭而安全的世界?而那只在昨夜死去的鸟是不是暴力的牺牲品?从鸟到女人自己,在受到伤害的世界里,也许只有拒绝外界的一切才是保全自己的唯一办法。但是,黑暗会更黑暗,恐惧会更恐惧,伤害会有更多的伤害:无法进入白天,无法走出家门,无法翱翔于天空。但是,女人潜意识里还存在着自我的突围,那个电话便是向外的通道。

也是女人的声音,在一根线的连接中,世界打开了一扇窗,之后是一扇门,电话那头的声音也许也在“夜心曲”里,但是她告诉女人,不要太敏感,她和女人的对话说起了去南方的计划,说起了飞翔的力量。沉浸在黑暗中是无法抵达南方的,封闭自我式无法飞向天空的,当然在比黑暗更黑的世界里,也无法治愈受伤的心。电话里的对话发生在午夜三点,对话者打开了门,女人自己也开启了门,于是在6:10之前女人终于走了出去,于是低垂的云和没有停的雨并没有带来强烈的阳光,于是女人抬起头,发现天空中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鸟群,它们在鸣叫,它们在飞翔,它们在迎接早晨的到来。抬头而发现最美丽的风景,女人也结束了“夜心曲”,那鸟群不也正是对一只鸟的死亡最好的弥补?

《夜心曲》电影海报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1385]

随机而读

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手机扫描随机推荐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