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7《2084》:1984年的猫在注视

20211117.png

2084年是明天,是远方,是未来,当克里斯·马克在1984年的影像中展望一百年后的2084年,他的目光穿过了摄像机,穿过了法国现实,穿过了屏幕,却始终无法在已知而未知的时间中平稳地站立,那一句“所以我们要赶快了,只有一个世纪的时间”不是一种信心满满的期望,而是变成了急不可待的焦虑,未来已来,却像永远也无法抵达。

这是克里斯·马克制造的一个科幻场景:几个工作人员坐在几乎黑暗的屋子里,他们的面前是正在发光的电脑,当电脑的光投射到每个人的脸上,他们变成了关于时间的镜子。这是2084年3月29日,银河机器人正在进行编程,它们的编程首先是基于对历史的分析:1884年法国宪法200周年纪念日。1884年的法国宪法到底有怎样的革命性意义,使得克里斯·马克将其作为电脑分析的历史起点?1885年其实是法国通过了宪法修正案,而基本框架则是1875年宪法。1875年的法国宪法,即《法兰西第三帝国宪法》,由法国议会通过,内容涉及总统权力、参议院组织、政府机关组织及政权机关相互关系等,该宪法具有开创意义的是,规定国民议会由众议院和参议院组成,总统由参众两院联席会议选举产生,任期七年,可连选连任,内阁由总统任命,对议会负责。由于1875年宪法对权力限制没有明确,1884年的时候进行了修改,其中规定不得修改共和体制,凡统治过法国的王室家族成员不得为总统,取消终身参议员。

1875年宪法以及1884年宪法修正案实施到1940年,之后被废除。当48年之后克里斯·马克选择在宪法颁布100周年的日子,再让100年后用于编程的“银河机器人”庆祝这个节日,目的似乎再明确不过了:在克里斯·马克看来,100年前的宪法最重要的是开启了工会运动的序幕,但是在100年后的1984年,工会运动似乎陷入了低谷,甚至有被取消的危险,所以他说:“毫无疑问,它是复杂的,也许还有恐惧,谈论今天的运动处于什么状态,我们更喜欢让程序来安排规划,可能是明天。”工会运动在当时到底处于怎样的状态?克里斯·马克设计了三个“假设”性的问题,对街头的法国普通市民进行了采访。第一个问题是:你不喜欢什么?有人说不喜欢民俗,不喜欢政治家,不喜欢各种废话;第二个问题是:你害怕什么?有人说害怕死亡,害怕种族主义,害怕活在恐惧中;第三个问题则是:你喜欢什么?有人说喜欢创造力,有人说喜欢思考和怀疑,有人说喜欢射箭,有人说喜欢摇滚,喜欢电影,喜欢爱,喜欢幽默,喜欢开放的环境……

导演: 克里斯·马克
编剧: 克里斯·马克
主演: 弗朗索瓦·佩里埃类型: 纪录片 / 短片
制片国家/地区: 法国
语言: 法语
上映日期: 1985-07-05
片长: 10分钟
又名: 2084: Video clip pour une réflexion syndicale et pour le plaisir

不喜欢和害怕构成了民众的一种心理状态,克里斯·马克将其标注为灰色和黑色,而喜欢则是另一种心理状态,克里斯·马克将其标注为蓝色,但是不同的问题,不同的回答,不同的颜色,其实指向的是一个共同的话题:社会性危机已经不可避免。第一个问题反映的是寡头工会自身存在的问题,“它不会服从我们的要求。”而第二个问题反映的则是专制主义带来的恐惧,它甚至以进步的方式掩盖了问题,“进步本身并没有导致贫困,而是使那些向他们表明贫困的人陷入了贫困。”第三个问题则敲响了警钟,未来并不是没有灾难,而是人们失去了学习、怀疑真理的动力,“一种新的险恶形式的权力开始了。”

三个以电脑的名义进行调查并数据化的问题,并非是属于未来的“假设”,而是完全立足于现在,而这便是工会在100年后遭遇的危机。在克里斯·马克看来,100年前的宪法修正案开启了工会运动的序幕,使得它在社会事务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工会捍卫工人的利益,保证就业,提供最大的舒适度,它创造了一个新的时代。”但是为什么会在1984年的时候成为一种危机?按照克里斯·马克的观点,工会当然应该服从于社会,而不是相反,但是在20世纪,工会却慢慢发展成了寡头政治,甚至野蛮变成了一种常用的策略,那些中产阶级工人的权力也逐渐被消灭和压制,这就是他所说的“险恶的权力”,这种权力和专制主义、法西斯主义又有什么区别?所以克里斯·马克希望工会运动重新成为一座桥梁,在情感和希望之间变成新的斗争工具,创造新的团结,从而在形成社会运动的联盟中保障个人利益的实现。

“工会只剩下名字了,它失去了阶级的信任。”所以在悲观主义下,克里斯·马克在1984年预言的是:“它在21世纪死了。”只不过这种死亡状态在2084年的影像里变成了对过去的总结,当未来的2084年回望从1984年开始的历史,工会之死就变成了确定的事实,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面对银河机器人,克里斯·马克要实施他的拯救计划:要让工会重新服务于社会,要让工会结成工人联盟,要让工会消除权力异化,要让工会成为斗争工具。而要实施这个计划,唯一的办法便是通过这台100年后的电脑设计程序,让程序来安排规划,而且已经迫在眉睫,“所以我们要赶快,只有一个世纪的时间了。”

《2084》电影剧照

1984年之后是2021年,在这个现在的时间点上,不知道法国的工会运动是不是如克里斯·马克所期望的那样重新回到了工人那里,是不是形成了新的团结。虽然不得而知,但是当克里斯·马克将未来设置成一个电脑编程的技术时代,在某种程度上这种理想主义似乎也是虚妄的,他在三个假设中就提出,未来科技将取代意识形态,那么谁来控制技术?虽然他认为技术本身并不会导致贫困,但是当科技取代了意识形态,当未来的政府包含着科技的力量,所谓的危机是不是也包含这科技的异化?科技当然会成为一种权力体制,而克里斯·马克又希望通过电脑编程这一科技权力来化解矛盾,似乎就陷入了悖论当中——工会会不会变成另一架不停运转的机器?

2084年并不遥远,它甚至就是1984年的一部分,而从1884年的宪法到1984年的影像再到2084年的科技,克里斯·马克陷入到了跨越两百年的时间谜题中,“它是复杂的,也许还有恐惧。”只有那只在2084年的电脑前成为一张图的猫,保持着不被时间改变的状态,以静默的方式注视着编程的工作人员和运行的电脑,它不喜欢什么,也不害怕什么,它不思考,也不怀疑,当然更没有迫不及待,就像克里斯·马克曾经同义反复的命名:“一只是猫的猫肯定就是猫”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2615]

随机而读

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手机扫描随机推荐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