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5《黑泽明 A.K.》:所见即所拍

20211115.png

镜头前面,是富士山的片场,一部根据莎士比亚戏剧《李尔王》改编的电影《乱》正在拍摄中,或者尘土飞扬,或者硝烟弥漫,或者大雾笼罩;镜头后面,是在片场奔波的黑泽明,他或者凝视,或者沉思,或者指挥,等拍摄时机成熟,戴着墨镜的他喊道:“准备!开拍!”镜头之前和镜头之后构筑了电影拍摄的现场,而这一重维度之外还有另一重维度:法国导演克里斯·马克正在纪录电影拍摄的花絮,当黑泽明成为克里斯·马克镜头前的人物,镜头后面的他看见了另一部电影。

看见和被看见,以及看见的看见,便是电影《乱》和纪录片《黑泽明 A.K.》叠加在一起形成的双重“看见”,看见而纪录,双重的“看见”又合二为一,“不要过分雕琢,用我们的双眼,所见即所拍。”这是克里斯·马克用旁白说出的话,注解的正是克里斯·马克的纪录观,那仿佛是一种“直接摄影”。1985年,75岁的黑泽明在富士山片场拍摄《乱》,这部电影被称为“史上最贵日本片”,而投资拍摄这部电影的就是法国制片人Serge Silberman,他委托法国导演克里斯·马克拍摄一部关于电影花絮的纪录片。从1984年10月21日“第40场”开始,到11月份天气渐冷,黑泽明终于喊出了“停机”,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克里斯·马克一直在片场里,他用自己的双眼捕捉,在所见即所拍的实践中,记录下了关于拍摄的许多细节。

《黑泽明 A.K.》之后,1993年和2000年,克里斯·马克以致敬的方式拍摄了苏联导演门德夫金和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相关的纪录片《最后的布尔什维克》和《告别塔可夫斯基》,虽然同样是致敬黑泽明,但是由于黑泽明在拍摄时拒绝现场接受采访,为了不打扰电影拍摄的进度,克里斯·马克几乎是站在远处,以最为旁观的视角纪录整个过程。或者正是这一种远观的方式,镜头前的黑泽明反而显出了某种神秘感,无论是戴着墨镜在片场指挥演员如何表演到位,还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芦苇丛中设计图纸,克里斯·马克和黑泽明之间都缺少互动,他更多纪录的是他的动作:他会保持弯着身子的动作很长时间,以观察演员是否到位;他会跟着在片场来回跑动,“也许是年纪大了,我从未这么累过。”或者在休息时接受剧组人员的按摩,拿掉了墨镜的他显得和蔼了许多……

也或者是远距离纪录和观察,和黑泽明缺少了互动,更没有了关于电影拍摄理念的交流,所以整个纪录片在“所见即所得”中显得单一,克里斯·马克用自己的双眼进行了“直接摄影”:除了黑泽明之外,还有长期和黑泽明搭档的剧组“七武士”;克里斯·马克记录下了不久之后因病逝世的录音师矢野口文雄最后画面;拍摄了剧组等风来、就地休息、烧火取暖等镜头……但是很明显,克里斯·马克还是有着最大可能接近黑泽明的欲望,以期从侧面解读黑泽明的电影创作观:克里斯·马克注意到,黑泽明拍摄时,每个镜头都需要三个机位,为的是事无巨细地捕捉到可能被遗漏的镜头,而这便是黑泽明的认真和细心,“他的字典里没有备用这个词。”当仲代达矢在拍摄时三次说错了台词,黑泽明一次次纠正;其中有一场是马戏,黑泽明对马有着不解之缘,而克里斯·马克插入了黑泽明小时候骑着马头小凳的可爱照片;为了表现夕照时芦苇的金黄色泽,黑泽明采用了日本绘画界的“莳绘”技艺,即用金粉在黑漆上作画的技法,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剧组人员将芦苇喷上了金粉,还人造了一轮金黄的月亮——这一段最后并没有出现在电影里,但是黑泽明对艺术的追求是苛刻的;富士山上天气变化很快,有时需要阴沉的天气,有时需要有风吹动战旗,有时却又需要阳光普照,在片场黑泽明几乎就是和大自然搏斗,“大雾取得了胜利。”因为大雾而停拍,但是一等到太阳出来,黑泽明便开始和事件赛跑,“决不能拖一天……”

导演: 克里斯·马克
编剧: 克里斯·马克
主演: 莲实重彦 / 克里斯·马克 / 黑泽明 / 仲代达矢 / 本多猪四郎
类型: 纪录片 / 传记 / 历史
制片国家/地区: 法国 / 日本
语言: 法语 / 日语
上映日期: 1985-05-20
片长: 75分钟

从这些镜头的纪录中,克里斯·马克最大可能地解读黑泽明,有一场是表现战争残酷性的戏,对于黑泽明来说,残酷的杀戮并不是因为他喜欢暴力,而是反对暴力,这种反暴力的观念来源于黑泽明15岁时的一次见闻:1923年9月1日,日本关东地区发生了地震,关东大地震造成了死亡,但是真正让黑泽明触目惊心的地震造成的灾难,而是之后日本人残忍杀害朝鲜人的罪行,黑泽明在自传《蛤蟆的油》中回忆道:“极目望去,不见有活人踪影,除了我和哥哥。我觉得我们两人在这里只是两粒小小的豆子。我觉得我们俩也成了死人,此刻正站在地狱门前。”这是60年前的死亡记忆,对于黑泽明来说,无法忘记的这一幕便出现在了电影了,“这是他第一次在电影中展示了人类的暴行。”电影《乱》中的夺权和残杀就是一种对人类欲望的警醒。

“我总是对剧组讲,记忆是创造的源泉。”那盘录音带里,传出来的是黑泽明的声音,记忆是一种创造,这种创造是为了反省,无论是孩童时代骑着马头凳子,还是15岁时“随处可见成堆的尸体”,对于黑泽明来说,都构成了不可磨灭的记忆,而这些记忆逐渐变成了黑泽明创作的源泉。一个字典里没有“备用”的导演,一个用三个机位捕捉瞬间的导演,一个75岁高龄还在富士山上奔波的导演,是把影像的创造性力量推上了“看见”的新高度。而这种“看见”也是克里斯·马克所努力发现的:他在远处,在旁观,却充分运用了日本文化

来表达这种看见:克里斯·马克将纪录片分割成战、忍、义、速、马、雨、莳绘、火、雾、乱几个部分,并打出汉语、英语和法语,以纯粹的文字注解各部分的重点:“战”展示的是尘土飞扬战争即刻爆发的拍摄现场,“忍”则表现了拍摄现场对寒冷和劳累的忍受,“义”则介绍了黑泽明团队中的“七武士”,“速”则是表现了剧组在三个城堡间穿梭拍摄的速度,“马”则介绍了黑泽明和马之间的情感,“雨”则聚焦于黑泽明电影中雨景拍摄的难度,而“火”“雾”和最后的“乱”也都用一字解读了片场拍摄的重点场景。

当和时间的赛跑结束,当电影完成拍摄,镜头前和镜头后的看见都被关闭,但是“所见即所拍”的电影并没有结束,克里斯·马克用黑泽明最全面的一句片场语录来表达永远不结束的电影拍摄:“拍电影的本质便是呈现你想要看到的,现在的人们似乎已经忘了,而在舞台剧上,当幕布落下观众看不见发生了什么,因为舞台的表现手段有限,电影就不同了,镜头可以无处不在。”

《黑泽明 A.K. 》电影海报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2632]

随机而读

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手机扫描随机推荐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