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2《三呼鲸鱼》:唯一替你复仇的是雷电

20211112.png

男声的旁白:“这是大蓝鲸,除了长须鲸之外当今被猎杀最多的动物……”女声叠着男声:“大蓝鲸,长着蓝色眼睛的漂亮鲸鱼,它不是普通的动物……”男声又叠着女声:“它消失了,比500只标本还少,而且,自开天辟地依赖,海洋一直被庇护……”女声又叠着男声:“想象一个鲸鱼的城市,它们上班,它们停车……”声音被叠加,声音描绘鲸鱼,声音充满想象,但是这一切都是人类的声音,当人类讲述鲸鱼,当人类解说鲸鱼,人类的言说构成了对鲸鱼的认识,鲸鱼便成为一种言说之物,一种俯视之物。而当最后的言说被鲸鱼的悲鸣所取代,被鲸鱼的哀号所覆盖,是不是在声音的变奏中,在“三呼鲸鱼”的呼喊中,变成了克里斯·马克和马里奥·罗斯波利反过来对人类的讨伐?

鲸鱼是海洋世界的巨兽,是被海洋所庇护的存在,它们是大蓝鲸,是长须鲸,是独角鲸,是座头鲸,是抹香鲸,它们是长着漂亮眼睛的鲸鱼,他们是格陵兰岛最大的鲸鱼。但是当人类发现了海洋,当人类征服了海洋,鲸鱼似乎就永远难以逃离人类的世界。人类曾经描绘过鲸鱼,它在麦尔维尔的《白鲸记》里,成为大自然巨大力量的象征;它在凡尔纳的想象中,“你是黑色的大彗星,带领人类发现了最遥远的地方。”它在圣奥莱尔的日志中,在和鲸鱼的追逐中发现了太平洋那个原始的部落……但是在人类的笔下,鲸鱼并不是自由的存在,当麦尔维尔在书中赞美鲸鱼,坐着捕鲸船出发离开又出发,终于走到了绝望的尽头,而绝望之外,他和另一个美国人玻利瓦尔“几乎同时想出来一个讽刺性的词语”:海耕。

海耕是什么?是和农耕一样,在唱出最圣洁的牧歌之后,却以文明的方式实现了征服,那艘捕鲸船抵达的太平洋岛屿,发现的是野蛮而原始的部落,文明和欧洲人的傲慢一起,在这片土地上播种,“童贞是唯一不能教的。”于是人类和鲸鱼之间的故事也在这“海耕”的牧歌声中拉开了帷幕。1830年人类发明了捕鲸的经典装备,他们用长矛、鱼叉追击着格陵兰岛的大鲸,直到它们彻底灭绝;挪威人发明了更为先进的爆炸鱼枪,对鲸鱼的致命一击染红了大片海水;亚速尔群岛的居民,成为了抹香鲸最大的敌人……“鲸鱼,我爱你,当然,当巴斯克人发现你的时候,你几乎没有想到人们会这么爱你,在他们之前,欧洲人从不捕杀鲸鱼,当然,任性的骑士在这里或那里杀死过一条龙……”

导演: 克里斯·马克 / 马里奥·罗斯波利
编剧: 克里斯·马克
主演: Casamayor / Lalan / Valérie Mayoux
类型: 纪录片 / 短片
制片国家/地区: 法国
语言: 法语
上映日期: 1972
片长: 17分钟
又名: Three Cheers for the Whale

杀死一条龙,杀死传说中的一条龙,这是人类吹响的英雄主义骑士之歌,鲸鱼当然也成为了那一条龙。爱斯基摩人杀死鲸鱼,作为自己生存的事物;日本人从鲸鱼身上得到了晶体管、印刷油墨、燃料、脂肪、香水、东京纪念品,“日本人擅长切东西,当他们没有其他东西切时,他们就切自己。”;荷兰人驾驶着资产阶级的船舰,把鲸鱼发展成了一项产业;还有英国人,德国人,美国人,“每个帝国都向鲸鱼索取着。”当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提出了为期十年的商业捕鲸禁令,挪威和日本却“遗忘”了这项决议,于是,“人们选择了屠杀。”在肆无忌惮的捕杀中,在变本加厉的攫取中,“唯一替你复仇的是雷电。”这是大自然最后的庇护。

但是,大自然的庇护在人类的捕杀行动中,在贪婪的欲望里,变成了最后对人类的惩罚。从漫画到现实,从历史到当下,捕鲸已经成为人类对海洋征服的最大行动,而在那一片片被染红的水域里,鲸鱼失去了自由,失去了身体,失去了海洋,它们在逃亡,它们在哀号,它们正在死去——当鲸鱼被捕杀上岸,它们被切割被分成小块被推进冷酷被送往世界各地被吃进肚子,一种巨大的海洋存在,变成了人类贪欲的碎片,变成了骨头和鲜血。“鲸鱼,我爱你”,人声里传递的情感,完全变成了讽刺,而“三呼鲸鱼”也显得脆弱,响起的只有死亡的预言:“每一条死去的鲸鱼都给我们留下一个预言,一个带有我们自己死亡图像的预言。”它预言了什么?它预言的不是人类自身的罪恶,而是大自然最后的毁灭:“人类和鲸鱼互相对立,中立者是大自然,但是现在的大自然不再中立,如今对抗发生在那些通过保护自然来保护自己的人,和那些摧毁它的人也毁灭了自己的人之间。”于是,鲸鱼的哀号是人类的哀号,鲸鱼的挣扎是人类的挣扎,鲸鱼的死亡是人类的死亡,因为,“人类和鲸鱼处在同一阵营中。”

《三呼鲸鱼》电影海报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1837]

随机而读

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手机扫描随机推荐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