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01《娜嘉在巴黎》:一种观察式的成长

20211101.png

娜嘉在巴黎,她在巴黎城市大学学习,写作有关普鲁斯特的论文;娜嘉在巴黎,她在学校里感受浓厚的学习气氛,可以在图书馆找到自己的工作;娜嘉在巴黎,她乘坐地铁五分钟就可以抵达拉丁区;娜嘉在巴黎,她会去索邦大学,她喜欢左岸,总是在古董店和露天图书亭中流连;娜嘉在巴黎,她在圣日耳曼普雷斯维尔认识了很多作家、画家,了解了现代艺术;娜嘉在巴黎,她甚至会去有很多工人的贝尔维尔、经常有老人的户外市场,甚至去郊外的公园,一个人坐在那里抽烟……

“娜嘉在巴黎”,当埃里克·侯麦用这样的片名表达一种生活,人物、地点和状态组成了一个在场又不在场的故事。“巴黎”是开放的,这里有著名景点,有现代艺术,有咖啡馆、书店和沙龙;巴黎是融合的,娜嘉喜欢这个学校,是因为它容纳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她因为躲一场暴雨,在一处酒馆里,陌生男人和她说话,他是和蔼的,是可亲的,娜嘉说:“他们知道我是外国人,单独接受了我,他们不认为我是局外之人。”巴黎也是充满了多元性,在户外市场,她看到一个老人坐在凳子上,手上拿着的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报纸,而娜嘉更喜欢在树荫下散步,那些建筑斑驳的墙吸引了她。

巴黎是娜嘉生活和学习的地方,作为一种空间处所,“在”让娜嘉进入这个城市并成为在场者,她在学校操场奔跑,她在图书馆阅览,她坐地铁去拉丁区,她流连在露天图书停,她躲雨抽烟聊天,“在”的状态,让娜嘉和巴黎联系在一起。但是“娜嘉在巴黎”的重点在“娜嘉”,这是一个怎样的主体?当不喜欢运动的娜嘉沿着跑道,和那些奔跑者逆向的时候,“娜嘉”其实凸显了一种不在场的特性。从身份上来说,这个出生在当时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的女孩,被美国人收养,之后又来到巴黎求学,她的身份连接起三个国家,而在这种连接中,娜嘉却处处表现出一种“外省”式的存在——侯麦没有交代娜嘉在巴黎之前的生活,没有说及她的父母,这一种缺省更是将娜嘉变成了某种孤立的存在。

导演: 埃里克·侯麦
编剧: Nadja Tesich
主演: Nadja Tesich
类型: 短片
制片国家/地区: 法国
语言: 法语
上映日期: 1964
片长: 13分钟
又名: NADJA在巴黎 / Nadja at Paris

她在巴黎,但是很明显,她几乎在一种游离状态中,坐在露天咖啡馆里,“我没有明确的目标,我只是作者,也不等任何人,也不看书,我只是观察,观察街道,观察人们走路的方式。”这一种观察就明显区分了她和巴黎人的不同,巴黎人会在这里逗留几个小时,但是娜嘉总是匆匆;在巴黎人面前,娜嘉是一个观察者,或者说,她甘愿成为保持距离的观察者。这一种观察让她对巴黎提出了疑问:“有件事总让我感到惊奇,那就是法国人与食物关系是如此密切,下午必吃。我曾经听一个学生花了五分钟向朋友描述他昨晚在餐馆吃的牛排如何美味。”而在圣日耳曼普雷斯维尔的沙龙里,她和朋友们聊天,心里却想着:“我需要逃离他们,逃离巴黎的知识分子。”所以她宁愿去贝尔维尔,看那里的工人,宁愿去户外市场,看老人读过期的报纸,宁愿去郊区的公园,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抽烟沉思,甚至宁愿一个人在天黑的时候,看天桥下亮灯行驶的汽车。

对于娜嘉来说,观察是一种方式,是一种态度,是一种行动,因为她不是巴黎人,不是法国人,不是欧洲人,所以在巴黎的娜嘉是不在场的,而这种不在场必定和她的出身,和她的经历有关,在侯麦缺省地只站在现实的表达中,娜嘉其实成了一个“外省”的符号,除了对于所谓巴黎知识分子隐性的批判之外,侯麦在娜嘉的身上更折射出她对独立性和平等性的追求,而这种独立性和平等性让她可以逆着奔跑者,可以独自抽烟,可以喜欢斑驳,可以既感受到它的多样性和开放性,却又转身背对着它,“最终你对自己的了解,会多过对这座城市的了解。当然,我并不打算留下来,但我希望我永远不会与巴黎失去联系。”

“我在这里的时光,会在我的人生中留下印记,这并不奇怪,因为这可能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期。当一个人摆脱了过去的影响,他真正的个性才会形成。”过去已经成为缺省的存在,却时时影响着她,她永远作为观察者保持着距离,而不想成为其中一员。“娜嘉在巴黎”,她在场,因为,“我们永远都会有巴黎。”但是她不在场,“我想洗掉巴黎在我身上的痕迹。”在场而不在场,不在场而在场,这便是一种成长。

《娜嘉在巴黎》剧照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1767]

随机而读

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手机扫描随机推荐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