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09《战争结束时平静的一天》:当美好被破坏

20210909-0.png

却是以不平静结束了这一天:女战士拜新同冲上教堂的屋顶,用尽所有力气拉动了绳子,钟被敲响了,钟声响彻在这寂静的地方,拜新同并没有停止,她还在用力地敲钟,在暮色中,剪影般的存在让她成为一个永远的敲钟人,和悠远的钟声一起,成为这一天最后的意象。

拜新同为什么要在寥无人烟的地方敲响大钟?在暮色四合中,她看见远处出现了一辆卡车,车头的大灯照亮了前行的路,让钟发出声音是为了让卡车上的人知道这里还有活下来的人。这是拜新同的一个目的,当钟声不绝,卡车拐了弯向这边驶来,它会带走拜新同离开这个地方,当然卡车还会装载那一箱剩下的画作。但是成为剪影的拜新同之所以用钟声打破这里最后的寂静,更是因为一种警示,一种祭奠,甚至一种愤怒,因为这“战争结束时平静的一天”从来没有真正平静过,因为这里发生了冲突制造了死亡:当安德烈被德国人的子弹射中,当他为那些画而倒在大火里,当他以牺牲的方式结束这一天以及这一生,脆弱而短暂的美好已经不存在了。

“1944年,前线转移到西部边境,战争已经结束了,但是和平尚未到来。”这是开始时的字幕,字幕交代了时间,交代了战局,但是更重要的是命名了一种“无名”状态:在战争和和平之间,在已经结束和尚未到来之间,夹在中间的一天到底是怎样的一天?这一天的确是平静的,安德烈在教堂的顶上,他用望远镜查看周边的环境,在对焦中只有无际的原野,只有弯曲的小道,并没有敌人。平静的一天,甚至让他发现了美好:他看到了两只木箱子,箱子里是一些绘画,也许是德国人留下而没有运走的,于是他把木箱子拖到了教堂里,甚至当拜新同留下来之后,他还将这些绘画拿出来,挂在木屋的墙上,像是点缀,像是欣赏,他的脸上满是可爱的笑容。

美好的一天力有那些绘画,它们代表着艺术,战争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但是艺术却没有被毁灭,在战争结束的平静一天,甚至还可以拿出来欣赏。美好的一天里还有新认识的拜新同,这个来自阿拉木图的女战士没有随卡车离开,她和安德烈在一起,并不是在执行什么任务,而是度过了这平静的一天。美好的一天里他们聊着天,安德烈告诉她自己来自阿塞拜疆,他还记得家乡的那些风俗,记得家乡那个美丽的湖,安德烈还说自己喜欢俄罗斯这片土地,这是其它地方找不到的独特存在;他把画作挂在墙上时,拜新同便跳起了舞蹈,安德烈用盆子为她伴奏;他们还跑向湖边,拜新同跳进了湖里游泳,当她露出水面呼唤安德烈的名字时却无人回应,走到岸边她开始急切寻找安德烈,而安德烈从石头后面跳了出来,他大笑着说和她开了一个玩笑,尽管拜新同有些不高兴,但很快两个人消除了矛盾。

导演: 尼基塔·米哈尔科夫

编剧: 鲁斯塔姆·伊布拉吉姆别科夫
主演: Natalya Arinbasarova / Yuri Bogatyryov / Irina Demina
类型: 剧情 / 短片
制片国家/地区: 苏联
语言: 俄语
上映日期: 2003-01-26
片长: 38分钟
又名: A Quiet Day During the End of War

安德烈曾经用望远镜看这一片原野,拜新同也拿起望远镜观察,在他们捕捉到的局部世界里,是秋天的阳光,是风动的小草,是丰收的麦地,在这平静的一天里,有绘画,有同伴,有歌舞,有湖水,似乎一切都在远离那场战争。但是战争结束而和平没有到来的一天,美好是短暂的,是脆弱的,甚至变成了一种假象。当安德烈将两箱子的绘画拖到教堂里的时候,同伴科里亚却指责他:“你会把他们引过来的。”科里亚口中所说的“他们”当然是指还没有被完全消灭的德国兵。在这片原野中,被破坏的教堂就是战争留下的证据,而在安德烈身上,也留下了永恒的印记,他向拜新同介绍自己的时候,说到了脖子上的那个伤疤,他说这是子弹留下的弹孔,而在这平静的一天,安德烈的一只脚受伤了,脖子上的伤疤和受伤的脚,如那个被破坏的教堂一样,都是战争无法抹去的印记。

但是安德烈以为战争远去了,甚至认为和平已经到来了,他告诉拜新同自己希望活到80岁,戴着一副眼镜的他似乎开始向往真正平静的生活。但是和平尚未到来的一天,望远镜里看见的并非都是美好的存在,他终于发现了德国卡车,继而发现了三个德国兵,他们正在房子那里。本来安德烈和拜新同如果呆在麦地里,他们会逃过这一劫,会继续平静的一天,而不被发现的唯一可能是:“希望他们不要动画。”但是,安德烈发现他们开始争吵,在争吵中画作被碰掉,心痛的他终于扳动了扣机,枪声响了,打破了沉寂,一个德国兵倒下了。安德烈的射击似乎是一种冲动,而冲动的背后则是对美好的维护,终于德国士兵和他处在对峙中,在慢慢靠近屋子中,安德烈声东击西还打死了一个德国兵,但是当大火燃起来将要烧毁那些画作时,他终于从隐蔽中跑了出来,他在扑火,他在救画,枪声响起,子弹射进了安德烈的背部,在骂完“混蛋”之后手中拿着画的他慢慢倒下。

《战争结束时平静的一天》电影剧照

那些画是艺术品,是美好的存在,安德烈甚至不惜以冒险的方式救下它们,那一刻他忘记了还有敌人存在,他也忘记了这是和平尚未到来的一天——战争,当然也没有真正结束,当他和拜新同一起的时候,他曾经看到过天上飞过的战斗机,那是一瞬间的存在,但是飞过之后世界却变成了一片白色,它显得那么刺眼,甚至让人有晕眩的感觉,这是战争没有消失的信号,而当安德烈倒下,拜新同在教堂屋顶上用枪打中了最后一名想要逃离的德国兵时,她一样看到了天上飞过的飞机,安德烈死了,他一样死在了前线,死在了和平没有到来的战场上,死在了看起来平静却残酷的一天。

为了美好而失去了生命,安德烈牺牲了,他没有等到自己80岁的生活,但是即使美好遭到了破坏,对于活着的拜新同来说,美好没有泯灭:她将剩下的画作装到了木箱子里,她向经过的卡车发出了求救的信号,她敲响了被破坏的楼顶上还可以发出声音的那口钟,这一天不再平静,这一天却依然有美好的希望,有人坚守着,就一定会等到和平真正到来的那一天。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2412]

随机而读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