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30《罢工》:如何组织一次革命

20210830.png

这是1912年的事件,这是1925年的影像,而将它们变成一部88分钟的电影,来自于1907年的一段列宁语录:“工人阶级的力量来源于组织起来,没有组织起来的劳苦大众(或者叫无产阶级)都是乌合之众。组织,就是一切,组织起来,意味着联合现实的政治运动。”当劳苦大众或无产阶级被组织起来,就是让他们告别一事无成的乌合之众,就是让政治运动变成一股力量改变现实,而这就是所谓的革命,这是列宁对组织起来的革命力量的一种肯定,对于1912年的罢工事件来说,这就是对于革命的初次组织;而对于爱森斯坦来说,1925年的电影拍摄和制作也是一种组织,它对世界电影的影响也变成了一种革命——组织,是如何和现实“联合”?又如何进行革命?

“这是描写1912年沙皇军队镇压罢工工人事件的电影。”一开始电影就介绍了叙事的主体,罢工在1912年爆发,这便是劳苦大众对工厂的一次反抗,而沙皇军队的镇压则体现了事件最后的结局——第六部分题为“清算”:当沙皇军队派到厂区,一场大屠杀式的镇压开始了,他们手上拿着枪,他们骑着高大的马,他们冲进厂区,对着手无寸铁的工人进行了残酷的镇压,在工人生活的楼上,骑马的士兵狠下毒手,他们不仅杀死了那些工人和家属,而且还残忍地杀害了孩子:两个孩子根本不知道大人之间发生了冲突,他们还在楼上玩耍,沙皇士兵抓住孩子,不由分说就将他们从楼上扔了下去,“这些是禽兽”的怒斥传遍了厂区,但是愤怒并没有让工人们获得挣扎的机会,更没有完成复仇,和孩子一样他们也丧失了生命,最后厂里尸横遍野,那一双死去却睁着的眼睛,成为这场大屠杀的最后意象。

“清算”意味着被镇压,被屠杀,也意味着罢工走向了失败,“无产阶级不会忘记这些刻在自己身上不可磨灭的血腥伤痕,万岁!无产阶级!”最后的字幕表达了另一种态度,这不是革命的终点,恰恰是工人罢工和无产阶级革命的开始,而这样以鲜血换来的教训也印证了列宁1907年的那段语录:只有组织起来,劳苦大众的罢工运动才会取得胜利,只有政治和现实联合,无产阶级革命才会爆发力量。前后的语录和字幕,确定了电影表现的主题,爱森斯坦在拍摄这个“罢工”电影时,也的确领会了意图,他把整个影片分成六个部分,这六个部分从现实的境遇、矛盾的爆发、双方的僵持、罢工的组织、挑衅的行为以及最后的镇压为线索,串联起了这个1912年的重大政治事件。

一开始,工厂的烟囱正在冒烟,机器正在运转,一切都显得平静,“但是很多问题正在发酵中。”这是一种前兆,而在厂区里处处体现的是不公平,工人们坐着聊天被人发现,于是从工厂主到经理到老板,建立了一个强大的通信系统:一边接到下面打来的电话,一边则拎起向上报告的电话,一只手和另一只手,接受信息和报告信息,在交替中反映的是工厂里的等级制度,面对工人的举动,工厂开始物色间谍,间谍的作用就是深入到工人中去收集情报,甚至间离群众,但是那些间谍拙劣的表现马上被工人们识破,工人们开始了行动,他们印制传单,秘密发放。但这只是一种隐秘的矛盾,工人雅科夫的自杀是罢工真正的导火索,车间里的千分尺不见了,雅科夫去经理办公室报告了这件事,却被经理诬陷是他偷的,这是价值三周工资的工具,对于雅科夫来说,被诬陷为自己所偷,意味着要拿出钱来赔偿,而真正让他感到绝望的是自己被当成了小偷,于是他自杀了,工人们发现了他留下的那份遗书:“同志们,老板污蔑我是贼,我是无罪的,但我无法自证清白,我不能背负一个贼的污名离开工厂,所以我决定自杀,以证明我不是一个贼,再见!”

导演: 谢尔盖·爱森斯坦
编剧: 格里高利·亚历山德罗夫 / Ilya Kravchunovsky / 谢尔盖·爱森斯坦
主演: Maksim Shtraukh / 格里高利·亚历山德罗夫 / Mikhail Gomorov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苏联
语言: 俄語
上映日期: 1925-04-28
片长: 88 分钟
又名: Strike / Stachka

工人们散发传单揭露工厂的黑暗,这是一种小范围的组织,雅科夫被污蔑为贼他的自杀激起的愤怒成为了罢工真正的导火索,于是大家开始停止工作,并且将怒火发泄出来,他们打碎了玻璃,砸掉了工具,破坏了机器,他们还特制了“轿车”,将那些工头装进小车里,然后推到臭水沟里。但是罢工的组织却陷入了“僵持状态”,一边是资本家召开会议研究对策,他们一边开会一边还品尝着美酒,“他们要把工厂推进政治中,放肆!”而另一边工人也在草地上商议对策,他们提出的要求就是8小时工作制。在两边陷入僵持状态的时候,资本家开始了他们的行动,他们用金钱收买了在垃圾场的流浪者,以“混世魔王”为首召集一大批小混混,开始混进工人队伍中,使得罢工行动艰难行进:一方面,街上的商店关门,很多工人没有了食物,孩子哭喊着“我饿。”另一方面,混世魔王和小混混开始了行动,他们秘密抓捕行动的策划者,并使其叛变,他们又开始制造混乱,在挑衅行动中点燃了存放酒的仓库,在大火燃烧起来之后,消防队赶来,但是他们并不是来灭火的,他们用水枪向工人们射击,手无寸铁的工人在水枪的巨大冲击力下倒下。而最后则是“清算行动”,沙皇政府派出去的军队冲进了厂区,他们用枪和子弹镇压了此次行动,罢工没有最后取得胜利,工人们则付出了血的代价。

从矛盾的酝酿到冲突的行程,从双方的僵持到最后的清算,爱森斯坦用镜头重现了1917年罢工被镇压的过程,但是在这个全景式展现那一事件的叙述中,爱森斯坦却开始了对于电影的革命。1922年,他在《左翼艺术战线》杂志上发表了第一篇纲领性的电影美学宣言《杂耍蒙太奇》,提出了杂耍蒙太奇的概念,引起了电影界的反响,当1924年转入电影界时,《罢工》便成为他这一理论的实践园地。而其实拍摄这部电影完全是一个政治任务,剧本由普兰特尼科夫编辑委员会下属的无产阶级文化运动提供方案,而电影拍摄完成之后,首映则在无产阶级文化工人剧院举行,不管是剧本还是首映现场,都有“无产阶级”的标签,而电影作为无产阶级罢工运动的一本“教科书”,当然也要阐释无产阶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

《罢工》电影海报

无疑,对爱森斯坦来说,政治上的要求是首先要满足的,所以电影中的人物就被区分为工人、无产阶级为代表的的革命者和以资本家、沙皇为代表的的反革命者,革命和反革命成为对立的两派,电影中的这两派具有了脸谱化的特点,这是不同阶级在影像上的反映。而在罢工的过程中,对立思想也贯穿始终,在工人和无产阶级之外,是那些间谍,是那些流浪者,他们不属于无产阶级,当然他们就成为了破坏罢工和革命的邪恶力量。但是正是因为这种截然不同的阶级存在,在表现罢工这一主题时,爱森斯坦得心应手与平行蒙太奇、交叉蒙太奇的运用,尤其是两场会议的召开,蒙太奇中实现了同时化的效果,强化了两者之间的对立。

但是,爱森斯坦在电影中丰富了蒙太奇的运用,尤其是杂耍蒙太奇的各种手法都有所体现。在“间谍”叙事中,镜头对准的是各种动物的特写,接着就叠印在人物的面部上,以此完成了对于各种间谍嘴脸的刻画,他们是“猫头鹰”,是“狐狸”,是“猴子”,是“哈巴狗”,是“黑熊”;电话的转接体现的是根深蒂固的等级制度,资本家用果汁压榨机来压榨橙汁,是比喻他们对工人的无情剥削,最后清算中,工人们横尸遍野,而在屠宰场里一头牛被宰杀,倒地的时候是痛苦的挣扎,屠杀让工厂变成了“人间屠宰场”;不断升起的炊烟和不断旋转的车轮,是工人反抗热情不断高涨的表现;不仅镜头之间是蒙太奇的运用,镜头和镜头之间的冲突也增加了叙事的张力,“混世魔王”接受了任务,他们和“间谍”组成了对罢工行动的破坏力量,“猴子们成群结队,猫头鹰单独行事”,他们两股力量联合在一起进行了挑衅……

1912年的罢工行动在清算中走向失败,这是一段历史,它让无产阶级革命再次“组织起来”积累了教训;1927年的电影在镜头的组织中却迎来了成功,它实践了杂耍蒙太奇的革命——作为爱森斯坦的第一部电影,当《罢工》被《真理报》评价为“第一部真正无产阶级电影”,它也还只是在政治层面获得了革命的成功,当它被誉为“历史上第一部经典无声巨片”,则对更广泛、更多元的电影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在“杂耍蒙太奇”中说:“不是静止地去‘反映’特定的、为主题所需要的事件,不是只通过与之相关联的感染作用来处理这一事件,而是提出一种新的手法——把随意挑选的、独立的(而且是离开既定的结构和情节性场面而起作用的)感染手段(杂耍)自由组合起来,但是具有明确的目的性,即达到一定的最终的主题效果,这就是杂耍蒙太奇。”一种新的方法创造的效果,一场新的革命完成的组织,爱森斯坦被称为了世界电影史上“蒙太奇学派”的代表人物。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3526]

随机而读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