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1《糊涂虫》:让我们感谢贫穷

20210511.png

教堂里的结婚仪式上是神父对新人的祝福,教堂外是改装而被命名的“凯迪拉克”上高音喇叭发出的吆喝声:“只有穿维纳斯女袜的人才是幸福的”——教堂里和教堂外,神圣和世俗,不同的声音传递着截然不同的生活,但是当吆喝声盖过了祝福声,新娘维吉尼亚的父亲拉米罗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我反对这门婚事。”被覆盖的祝福声,父亲否定婚礼的决定,终于使得教堂里的仪式被解构:维吉尼亚终于快步跑出了教堂,坐上了巴勃罗的那辆宣传车,在两个人的热情相吻中,爱情在被扩散的吻声里终于抵达了幸福的那一刻。

最后一幕是关于声音的不同转换:吆喝声覆盖了祝福声,是生活代替了仪式,吻声代替了吆喝声,则是爱情抵达了终点——当布努埃尔在声音的影像化中制造了圆满的结局,这个关于“糊涂虫”的故事也在跌宕中落幕。维吉尼亚选择了属于自己的爱情,走向了自己的幸福,并不仅仅是对于自我命运的勇敢选择,更是解释了一家人的生活真谛:只有去除金钱的物属性,只有不被钱财束缚,才能改变“糊涂虫”的慵懒现实,才能迎来真正美好的生活——这个圆满的结尾对应于开场时被钱改变的颓废、囚禁和奴役生活,正是在一种闭合中演绎了一场看见人性,看见生活,看见爱情的“金钱游戏”。

电影一开场,拉米罗就在那个监狱里,之后法官见他,之后和狱友告别,拉米罗终于结束了囚禁生活,但是重获自由的他却无法迎来自己的快乐的生活,妻子的逝世是对他最大的打击,当失去了自己的爱人,拉米罗陷入在一种愁苦的状态中,于是他以酗酒的方式让自己麻醉:在家里他不断找酒喝,在喝得酩酊大醉后边呼呼大睡;醒来之后去公司,也不询问公司的状况,也不管理那些职工,在办公室里照例喝酒;家里、办公室喝完了酒,他还要约朋友卡梅利托去喝酒,在迷醉中,拉米罗进入的是一种被他的表弟格雷格里奥所命名的“时空迷失”的生活里,因为在他看来,只有在这种迷失里,他才能忘掉失去妻子的悲痛,才能不活在现在——而他被投入监狱也是因为喝酒误事。

拉米罗沉浸在酒醉的生活中,就是不想面对爱情逝去的现实,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他之后对于女儿的婚姻持谨慎的态度,当阿弗雷多向维吉尼亚示爱,当维吉尼亚告诉他自己接受了阿弗雷多的求爱,拉米罗就予以了拒绝,甚至在订婚酒席上,拉米罗醉醺醺闯了进来,唯一的态度就是取消这场婚礼。而当那个叫爱莲娜的女人对拉米罗表达爱意,拉米罗同样是拒绝,“你不能叫爱莲娜,我的妻子就叫爱莲娜。”拒绝示爱,同样拒绝她的名字,这更是拉米罗爱情至上论的表现,在他看来,只有唯一一个爱莲娜,那就是他曾经的妻子,就是他现在的寄托,在一个不可替代的世界里,拉米罗其实坚守着自己的信条,这也为最后维吉尼亚命运的转变埋下而来伏笔。

拉米罗以醉酒的方式生活在“时空迷失”中,而对于一家人来说,又陷入在拉迪斯蒂所说的“懒散主义”的生活里:“可以坐享其成,何必努力工作?”。拉米罗一到家,女儿维吉尼亚拿出了买衣服的账单,仆人给他看生活支出的账单,表弟拉迪斯劳也去见他说起了自己的开销,而儿子爱德华多更是在他面前提出要买车,“我爱父亲,他是天下第一好的父亲。”在这样的赞誉中,拥有公司的拉米罗问也不问就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同样在公司里,员工们也活在懒散的状态中,他们不努力工作,在上班时间更是做自己的事情,有人闲逛,有人织毛衣。不管是对家人的挥霍,还是对员工的慵懒,拉米罗都采取了漠视的态度。

导演: 路易斯·布努埃尔
编剧: Janet Alcoriza / 路易斯·阿尔科里萨
主演: Fernando Soler / Rosario Granados / Andrés Soler / Rubén Rojo / Gustavo Rojo
制片国家/地区: 墨西哥
语言: 西班牙语
上映日期: 1949-11-25
片长: 92 分钟
又名: The Great Madcap

但是这无疑是生活中出现的危机,当在女儿的订婚仪式上被人抬着离开,表弟格雷格里奥认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劝阻他,否则他会被送进精神病院的。”于是和家里人商量,启动了拯救拉米罗的计划。他们在外面贫民窟里租住了一间房子,然后穿上穷人的衣服,拉迪斯蒂则假装成为了木工,当拉米罗醒来时,看到眼前完全被改变的现实,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家人悲伤地告诉他,他已经因为酒醉昏迷了一年,在这一年时间里,公司背负了巨大的债务,最终走向了破产的结局,而一家人再不是衣食无忧,他们变成了穷人。看到这一幕,醒来的拉米罗后悔不已,但是他不是由此而清醒,反而认为发生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于是他写下了遗书,“愿上帝帮助你们,宽恕我的罪过,我只能以死来拯救大家。”留下这封遗书之后,他一个人来到了屋顶上,准备以跳楼自杀的方式谢罪。

但是拉米罗没有事成,屋顶上巴勃罗正在检修电线,当拉米罗跳下去的时候,不给挡在了架子上,当他再次准备跳楼的时候,巴勃罗救下了他,当得知他丧失了生活的希望,巴勃罗劝告他坚强起来,甚至开玩笑说从这样的高度跳下去只能摔断腿。拉米罗于是向他倾诉了自己的罪过,说自己在这里已经住了一年了,生活的压力已经无法让他再活下去,但是巴勃罗却说自己一直住在这里,拉米罗对于他来说是陌生人,不可能住了一年,倒是昨天新搬来了一家人。这时的拉米罗才如梦初醒,知道这一切都是一场骗局。但是拉米罗并没有戳穿家人的骗局,他被巴勃罗救下回到家里时,找到表弟格雷格里奥,说起这场骗局,但是让他维持原状,因为拉米罗也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格雷格里奥和家人实施计划,让拉米罗一下子从富有变成贫穷,并让他感到了自己身上的罪,并希望以自杀的方式谢罪,这的确是对拉米罗醉生梦死生活的拯救,但是这种拯救只是对个体的唤醒,而当拉米罗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他才真正变成拯救者,他要继续谎言,为的是让大家都体会到贫穷的滋味,从而在根本上结束懒散主义的生活,“让我们大家好好奋斗,渡过难关,一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于是,拉米罗开始了彻底的改变,他对家人的开支严格控制,让他们依旧生活在贫穷中;他去公司整顿纪律,让不干事的人辞职;他自己则践行计划,出门不坐车宁肯走路。

《糊涂虫》电影海报

生活发生了改变,拉米罗的颓废不见了,家人对于金钱也不再迷恋,虽然像拉迪斯劳的怨言还在,“这样太累了。”但是在大家齐心协力中,他也慢慢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工匠。而巴勃罗由于曾经救了拉米罗,而之后也经常来帮助他们,他和维吉尼亚之间也产生了感情,在那辆自己改装而命名的“凯迪拉克”上,巴勃罗向维吉尼亚表白,而喜欢他的维吉尼亚也回应了这一份爱情。“让我们感谢贫穷。”拉米罗在不断改观的现实中,发出了这样的感慨,这似乎正走向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但是这毕竟是一场谎言,重要的是在谎言被揭穿之后,这种对于金钱不迷信的清苦生活还能维持,那样的话发现生活之美而不抱怨才是真正经受住了考验。

维吉尼亚曾经的男友阿弗雷多揭穿了这个真实的谎言,他悄悄去了拉米罗原先的家,在仆人胡安那里知道了这个计划,于是他又来到了贫民区,找到了维吉尼亚,说不管他们富有还是贫穷,都爱着维吉尼亚,都要娶她为妻。拉米罗当初反对这门婚事,就是认为阿弗雷多看中的是他们家的钱,而这次阿弗雷多表态爱的是维吉尼亚这个人,他似乎也没有拒绝。而这个难题摆在了维吉尼亚面前,一方面维吉尼亚不能确定阿弗雷多的说法是不是自己内心的想法,另一方面她也想回到以前的生活——这是一种不彻底,对于金钱还存在着幻想,而当巴勃罗看到阿弗雷多和维吉尼亚在一起,也甩门而去,这便使得维吉尼亚做出了选择:“一个为钱爱我,一个为钱恨我,那我还是选一个爱我的吧。”

对于维吉尼亚来说,爱情还和金钱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她的选择与其说是不在乎金钱,不如说利用金钱来考验自己,但是拉米罗的爱情至上主义还是为她做出了选择,当教堂的婚礼举行,似乎又回到了计划实施钱的生活,一种被金钱主宰的爱情即将上演,所以拉米罗最后用一种否定的方式唤醒了维吉尼亚,让她真正回到爱情的轨道上来,在“维纳斯女袜”的吆喝声中,维吉尼亚选择了属于自己的生活——不管是拉米罗走出颓废的生活,还是维吉尼亚得到了真正的爱情,他们都在为他人编织的谎言里认识到了生活的本质,都在一种游戏中体会到了爱的真谛,“让我们感谢贫穷”就是感谢生活可以创造机会,感谢爱情能够戳穿了谎言,感谢糊涂的人最终会醒来。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3370]

随机而读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