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6有“备”亦有患

20210506-0.png

早上,打开豆瓣引导页,是“遇见你,真美好”的问候语;上班,收到工信部发来的短信:“你的ICP备案申请已通过申请……”中午时分,蔚蓝色背景的“或。者”终于重见天日——从接到审核通过的短信,到网站完成解析开通,是短短几个小时内发生的事,而这一刻的到来,却经历了35天漫长的等待。

4月的第一天,安静而平静的网站被一纸“网络安全隐患报告书”改变了命运,由于网站存在安全隐患,于是在整改中被临时关闭。如何恢复?绝不是简单地以技术方式解决漏洞,由于网站以前备案在单位名录下,也就是说网站的主体并非是个人,当存在安全隐患被网信检测到,必须提供整改说明书,而且问题严重将会追求主体责任——当初无法完成个人网站备案,所以只能出此下策使得网站能够顺利开通,而现在这一纸文书完全击碎了这个权宜之计。当整改方案于修复漏洞,实际上意味着网站必须被关闭,而关闭的网站也并非会因为漏洞修复而重新开放,因为涉及到主体责任,网站必须改变主体。

改变主体,然后取消接入服务,然后重新开始备案,这是流程最简单的一种说法,而其实当网站开始变更主体,开始重新备案,它变成了一次漫长的等待。取消接入服务,但似乎找不到当初的登录名,只好通过当地电信部门取消,但是取消而生效似乎也需要几个工作日;改变主体,当然需要有新的主体,个人似乎可以成为主体,而网站要进行备案申请,必须要有一个备案服务号;于是不再选择原来的网络服务器,从朋友处购买了15G的空间,通过这个服务器的服务号进行申请;一边投寄申请备案的备案主体信息、域名注册人认证信息,一边则在阿里云上开通账号,但是由于主体还存在,新的接入服务未被接受;在等待了几天之后,终于可以在阿里云上提交备案信息了,当ICP备案主要核验服务器及接入信息、主体信息、网站信息这三类信息都完整提交,阿里云的提示是:进入到备案初审阶段,阿里云会在24小时内审核——此时已经4月25日了,离网站关闭已经过去了20多天;但是阿里云承诺的24小时,并没有得到响应,从25日提交一直到48小时后的27日,备案的状态依然在初审中,即使中间有过网站上提交催单申请,服务依然处于停滞状态中。

不得已,只好拨通了阿里云备案的客服电话,电话的直接性终于收到了效果,两个小时后备案通过初审,接着提交到了管局,管局又发来短信进行短信验证,登陆备案网站,完成短信验证,阿里云此时的状态是“管局审核中”。一个电话的作用是明显的,它改变了停滞两天的服务状态,连续递进了三个步骤,但是五一节来临,“管局审核中”的状态又被延期了五天,本来想在五一节重新开通的计划再次泡汤。在五一长假的五天里,几乎天天登陆查看备案进度,但是这一状态一直没有改变,而当今天一上班,从工信部发来的短信才彻底结束了网站关闭状态,从主体变更到阿里云初审,从短信核验到管局审核,用漫长35天和曲折的历程只为获得一个保证安全的备案号——这或者就是中国的互联网国情。

被关闭35天,从四月到五月,从春天到夏天,恍如隔世——今天是“活着的第4586天”,这个数字和这句话似乎变成了讽刺,生而未死,死却尤生,生生死死,都不是自己所能主宰。这35天里,那些博客在无法上传的情况下被锁定在电脑文件夹里,那些文章在无法被公开的情况下保持沉默,书还在阅读,电影还是观看,每天的生活也在继续,但是在缺少了“或。者”的情况下,总有些东西像是被无情剥离了。一个小小的网站,总是在宏大叙事中无法独善其身,“为什么要关闭?”似乎成了对于制度的诘问,从施行网站备案制度开始,这种多舛的命运似乎就没有停止过,包括过期链接的不合法,包括安全漏洞的隐患,一纸文书下是折腾不休的现实,而从关闭到开通再关闭再开通,网站运行的十三年一直在阵痛中行进,从黯然于关闭,到惊喜于开通,这次几乎创造了最为漫长的记录。

还好,在被关闭的岁月里,还有人问及原因,还有人打听出路,还有人期盼开通,甚至有人愿意出钱购买网络空间费,纯粹而简单的网站,“很认真”的生活记录,以及那些坚持着的文章,也许是网站存在的真正价值。但是重见天日的欣喜之后,似乎并非是高枕无忧的开始,新的主体,新的空间,新的备案号,全新的开始是另一条路上的命运,以后会遭遇什么问题,会经历怎样的波折,或者会不会再次关闭,都是一个未知——此次只是因为服务器的安全问题被关闭,而如果以后涉及到内容监管,会不会出现更残酷的命运?只不过是暂时归来开放,只不过是保留此时此刻的文本,“或。者”或者永远是一种可能的存在。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1846]

随机而读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