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06《女仆日记》:保全自己的闯入者

20210506.png

命运的转变似乎悄无声息:当克里斯汀把管家约瑟夫送进了监狱,她转身便嫁给了上尉,隆重的婚礼在教堂里举行,曾经的主人蒙特尔也参加了他们的婚礼,而曾和她一样的女仆玛丽安却成了自己的仆人。从女仆到上尉夫人,克里斯汀凭借自己的美貌完成了逆袭,当告别蒙特尔一家,当为死去的克莱尔复仇,“女仆日记”像是完成了书写。但是布努埃尔显然并不只是要讲述一个巴黎女仆变身为上尉夫人成为中产阶级一员的落套故事,一个闯入者完成身份的转变其实是一种对自我的保全。

本来克里斯汀早就可以离开乡村回到巴黎,早就完成了从闯入到脱身的过程,但是当她在火车站听到克莱尔被人奸杀在树林里的时候,她做出了一个决定:要抓住杀人凶手。这是一种正义,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于毁灭美好事物背后黑手的憎恨,而她锁定的杀人凶手就是管家约瑟夫——她知道约瑟夫在克莱尔遇害的那天曾经经过树林。而且,对于这一线索,布努埃尔也是用影像明白地揭示了整个过程:克莱尔一个人在树林里采野果,还抓住了一只蜗牛,她走出树林就遇到了运酒经过的约瑟夫,约瑟夫没有和克莱尔一起再次返回树林,而是在克莱尔走进树林后嘱咐他小心,而当克莱尔消失之后,约瑟夫犹豫了一会儿,便快速跑进了树林,这时布努埃尔插入了野猪追赶兔子的镜头,这是肉弱强食的一幕,而在这个镜头之后,克莱尔倒在地上,她的手上爬着蜗牛。

没有直接表现约瑟夫强奸并杀死克莱尔,但是前后两个镜头和隐喻蒙太奇的运用,就是告诉一个真相:约瑟夫是凶手。克里斯汀没有坐上去往巴黎的火车,回到蒙特尔家里,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杀人凶手约瑟夫绳之以法。她的这一行动有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那就是约瑟夫喜欢她,甚至想和她结婚,所以她可以接近约瑟夫。起初克里斯汀是明着想要一个答案,“你是不是杀了克莱尔?”这个问题她甚至问了两遍,但是约瑟夫拒不承认,甚至让她闭嘴。之后,克里斯汀为他缝补衣服,还主动钻进了约瑟夫的被窝里,她以牺牲自己身体的方式找到了关键的“证据”:约瑟夫鞋底的铁片,警察得到了铁片,并顺藤摸瓜抓获了约瑟夫——当约瑟夫被警察带走时,她的复仇计划也完美结束了,在桌子上写下了“杂种”两个字。

但是当约瑟夫锒铛入狱,自己转身嫁给了为她而和结婚十年的妻子离婚的上尉,克里斯汀作为女仆的生活也终结了。但是布努埃尔却在最后留下了疑问:上尉对克里斯汀说的是:约瑟夫很快就会释放,因为他是一个爱国者,接着的一幕是码头前的示威者,他们高喊着“打倒共和”的口号,而示威者经过一家咖啡店时,约瑟夫拿着《法兰西运动报》,在人群中大喊:“生活万岁!”约瑟夫已经出狱,约瑟夫拥有了一家咖啡馆,约瑟夫支持示威者,约瑟夫甚至在这场运动中成为了胜利者——不管是“打倒共和”的示威者,还是“生活万岁”的支持者,他们指向的是现实法国的一场激进运动:反犹运动,而布努埃尔给了这场运动一个意味深长的结尾:天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预示着接下来的时局是复杂的,是危险的。

导演: 路易斯·布努埃尔
编剧: 奥克塔夫·米尔博 / 路易斯·布努埃尔 / 让-克劳德·卡里埃尔
主演: 让娜·莫罗 / 乔治·热雷 / 丹尼尔·伊韦内尔 / 弗朗索瓦丝·吕加涅 / 穆尼
类型: 剧情 / 犯罪
制片国家/地区: 法国 / 意大利
语言: 法语
上映日期: 1964-03-04
片长: 98分钟
又名: 厨娘日记 / Diary of a Chambermaid


当克里斯汀的个人命运让位于更复杂的政治斗争,布努埃尔的这一次转变其实让克里斯汀藏匿起来,而这种藏匿某种程度上延续着她挣脱了女仆身份的命运,或者说,克里斯汀在回到乡下时完成的是一次保全:任凭反犹运动风起云涌,她并没有被卷入其中。而这正是克里斯汀这个女仆在这次命运抉择中高明之处,回到她对约瑟夫罪行的揭露,布努埃尔的疑问其实是:约瑟夫是不是真的是杀人凶手?那段隐喻蒙太奇是不是只是一个“谎言”?天真可爱的克莱尔被奸杀,克里斯汀想要找出凶手为她报仇并不假,约瑟夫身上有太多的疑点也是克里斯汀调查的动机,但是当布努埃尔仅仅通过隐喻蒙太奇,并不能带来真相,而约瑟夫鞋子里的铁片更像是克里斯汀的一个阴谋:她是先把那块铁片撬下来,然后扔到了克莱尔被奸杀的现场,之后警察在树林里找到了铁片,作为证据他们抓住了约瑟夫。所以这是克里斯汀一手策划的杀人案,所以当约瑟夫被抓走时,他对着克里斯汀说了一句:“那天我没有穿这双鞋。”

克里斯汀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陷害”约瑟夫?甚至用牺牲自己的身体来获得线索?当然,约瑟夫说她喜欢自己,仅仅是因为“我们的内心是一样的,灵魂是一样的”,这个一样处境所指的是他们的身份,克里斯汀从来没有喜欢过她,甚至从她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起,她就讨厌约瑟夫,克里斯汀和作为邻居的上尉夫妇讨论主人蒙特尔的为人,之后被夫人知道了,克里斯汀认为这是约瑟夫的告密,所以她把他看成是一个使小计谋的告密者,而最后将他绳之以法是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约瑟夫“罪行”被揭露,而自己跃升为上尉夫人,便是实现了对自己命运的改变。但是,克里斯汀如此安排自己,还有一个更深刻的原因,作为闯入者,她想要保全自己不卷入这场反犹斗争中,她必须选择一个非犹太人,而这个更远大的计划就回答了她为什么成为了上尉的妻子,而不是成为前主人蒙特尔的情人。

《女仆日记》电影海报

克里斯汀来到蒙特尔家里成为一名女仆,她就是以闯入者的身份打破了这里的秩序,她乘坐火车经过了树林、田野、河流,然后坐着约瑟夫的马车来到了乡下,约瑟夫告诉她这里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他们活在“无知的游戏”中。而克里斯汀的到来,改变了这个“无知的游戏”,管家约瑟夫、主人蒙特尔和老人拉波尔面对这个美丽性感的女人,开始了各自的追逐。克里斯汀来这里的任务是照顾年老的拉波尔,甚至是“取悦”他,但是这个老头有着严重的恋足癖:第一次接触,拉波尔就让她把浴衣拿去给他;在拉波尔的房间里,他把克里斯汀命名为“玛丽”,一种昵称,更是一种欲望的投射;他还拿出一双靴子,让克里斯汀穿上,希望她每次来自己房间都要穿着它;之后他让克里斯汀坐下,给她书阅读,并且开始摸她的腿……恋足而具有的性暗示,使得克里斯汀的“女仆”身份一开始就带有某种淫荡的色彩。而蒙特尔呢,有着极强的欲望,但是妻子又无法满足他,在克里斯汀到来之前,他所作的事主要有两件:一件是拿着猎枪到处打猎,另一件则是和仆人玛丽安勾搭,这两件事都是欲望的发泄,而克里斯汀到来之后,他又想发设发靠近她,甚至大胆抱住她,“我有麻风病”成为克里斯汀逃脱纠缠的借口。

克里斯汀陷在拉波尔、蒙特尔和约瑟夫三个男人之间,而当她和邻居上尉搭话之后,上尉也看上了她,甚至提出要和妻子离婚和她在一起。克里斯汀当然知道,一切都是欲望使然,而自己也无非是欲望满足的对象。但是最后克里斯汀完成逆袭实现对自我的保全,很大一个原因就在于避开反犹运动的可能迫害。蒙特尔是犹太人,在上尉口中他是“肮脏的犹太人”,上尉和他之间的纠纷一开始并未涉及种族,因为庭院里的那棵树,他们最后对簿公堂。所以蒙特尔并没有预见可能发生的反犹运动,当然更不会考虑自身的安全,但是克里斯汀却十分敏感,这种敏感来源于约瑟夫到处散布的反犹宣言,有一次当他从外面回来,便对仆人们说20多个人举行了罢工,遭到了镇压,对于这样的结果他很是生气,“可耻的是他们竟然没有怨言。”所以约瑟夫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反犹人士,而那些罢工的人正是在罗马尼亚杀了犹太人,“钥匙在巴黎,我也会杀人。”

所以在克里斯汀看来,约瑟夫是一个危险分子,打着爱国的旗号发泄对政府的不满,更威胁着主人蒙特尔一家,在这个立场之下,克里斯汀以为克莱尔报仇为借口将约瑟夫送入了监狱,而约瑟夫一个人入狱并不能消除潜在威胁,所以她必须依靠更安全的靠山,蒙特尔很富有,对她也有意思,但是因为他是个犹太人,所以她选择了上尉,而克里斯汀对于上尉,也从来没有过喜欢,她只是利用他为自己找到容身之所。在这样的计谋下,克里斯汀避开了危险,保全了自己,甚至摆脱了自己的身份成为了中产阶级一员,这是一个女仆对自我身份的超越,对形势的准确判断,即使接下来雷电交加、风雨来袭,再不是犹太人女仆的她也许真的开始享受“生活万岁”。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3329]

随机而读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