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7《这叫做黎明》:法之外的解救者

20210427.png

一声枪响,打破了这个地中海小岛的宁静,一种死亡,暴露了小镇当权者对无产者的欺压,当这一切发生在黎明前的黑暗,最后留下的是谎言,也是愤怒,是无奈,也是爱:工人们跟在医生瓦莱里奥身后,瓦莱里奥和库拉拉手牵着手,他们一起迎接黑暗过去的清晨,他们一起进入带来另一种希望的黎明。

这是最后一幕,在布努埃尔的影像世界里,是一种反抗秩序之后温情的开始,给出这个带着爱意的结尾,布努埃尔的乐观就在于他在瓦莱里奥和库拉拉的爱情里看见了一种美好,他在访谈中将之命名为是一部“要爱情,不要警察”的电影:最后走向黎明的他们,正是在爱情的感召下不顾世俗的道德压力,勇敢走在一起,而身后的工人们更是默认了这样一种爱情具有的现实意义,它不仅仅属于瓦莱里奥和库拉拉,而且也属于和死去的桑德罗一样被秩序欺压的工人们——当爱情超越了私人性,它甚至成为了一种革命的力量。“要爱情不要警察”的选择在最后一幕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那时的桑德罗因为杀人而逃亡,当他最后出现在小巷里的时候,一边是手上无枪却和他是朋友的瓦莱里奥,另一边则是荷枪实弹的警察,“让我和他谈谈。”瓦莱里奥这样对警察署长说,他一个人走向小巷深处,喊着桑德罗的名字,一个黑影从他面前闪过,他正要上前和桑德罗对话,跑过去的桑德罗用自己手中的枪结束了生命,悲痛的瓦莱里奥抱起他,完成最后告别之后他离开了现场,署长走到他面前说了一句:“他是一个可怜的人。”然后对手下的人说:“他畏罪自杀。”自杀的桑德罗以畏罪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署长没有表示悲伤,而是将其纳入到自己管辖的范围之内,他的死亡甚至成为一种合理合法的结果,正是署长做出了这样的解读,瓦莱里奥经过署长面前时,拒绝和他握手,这是一种否定的态度,而在否定之外,则是和库拉拉在一起的肯定,连同那些跟在身后的工人们一起,他用肯定的爱情默然反对以警察署长为首的当权者。

“要爱情不要警察”,既然不同的肯定和否定态度,代表了瓦莱里奥的态度,也表达了布努埃尔的价值观。但是,瓦莱里奥分明爱上的是一个刚死去丈夫的女人,而且自己的妻子就在这一天离开,他们的爱情完全是婚姻之外的出轨,为什么布努埃尔去除了爱情具有的道德属性?而且“要爱情”和“不要警察”两种态度的实施目的并不是同一件事:爱情即使在道德之外具有美好的一面,它也更多体现在两个人今后的生活中,它并没有成为解救桑德罗的行动主义,而警察为代表秩序,工厂社长为代表的权力,才是杀死桑德罗的罪魁祸首,爱情和警察形成的对立,其实是一种主题的错位,布努埃尔选择爱情而将其看成是警察之外的秩序保证,无疑在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或者对于布努埃尔来说,最后的选择只是强调了一种人道主义,而用人道主义来反对警察,反对道德,似乎也有些以偏概全。

导演: 路易斯·布努埃尔
编剧: 埃马纽埃尔·罗布莱斯 / 路易斯·布努埃尔
主演: 乔治·马沙尔 / 露西娅·波塞 / 朱利安·贝尔托 / 让-雅克·德尔伯 / 西蒙娜·帕里斯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法国 / 意大利
语言: 法语
上映日期: 1956-05-09
片长: 102 分钟
又名: 这就叫黎明 / 这叫曙光 / That Is the Dawn

“这叫做黎明”的定义方式,在某种意义上只是布努埃尔构建的一种乌托邦思想。这是一个远离大陆的小岛,这是故事抽离出来的环境因素,而瓦莱里奥受聘于这个小岛上的一家工厂,他也是一个独立的存在,作为医生,他的目的就是治病救人,不管面前的病人是什么样的身份,还是有怎样不同的致病原因,瓦莱里奥唯一的职责就是用自己的技术拯救生命,所以在他面前,只有唯一的身份,那就是病人,无论是工厂里的工头和经理,还是那些身无分文的工人,瓦莱里奥总是尽心竭力,所以他的独立性所体现的就是一种普遍价值,而这种普遍价值在遭遇了挫折之后,瓦莱里奥才逐渐建立起了人道主义上的解救法则,那就是替受害者说法,替被压制者解救——最后拒绝和署长握手,便是这一种道义观的表现。

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岛,一位治病救人的医生,他身上具有普世意义的爱,与这种爱相对应的是整个小岛上由权力拥有者建立的法:工厂对工人进行欺压,当工人身患疾病或者因工作而患病,工厂的领导层根本不把他们当病人看,瓦莱里奥在给他们看病总是遇到阻力;桑德罗的妻子一直卧床,靠着桑德罗这一份薪水不多的工作维持着治疗,但是因为照顾妻子,他无暇顾及更多的工作,最后竟然被工场开出了,没有了工作,也就意味着生活发生困难,妻子就是在他被赶出住处后在道路的颠簸中死去;弗奥斯特的孩子生了病,瓦莱里奥对他进行了检查,而孩子治病被传说是“父亲”对她进行了强暴,署长赶到时并没有听那个被关着的“父亲”的诉苦,反而用脚踩着老人的手,还骂他是“变态”,这一种立场鲜明的咒骂等于将老人归罪了。工厂领导建立了工厂的秩序,警察建立了法的秩序,在这样的秩序里,那些被欺压的工人和弱势者根本无法得到公正。

桑德罗持枪闯入工厂社长家里并打死社长,是这一社会矛盾的深刻体现,“这个世界如此不公平,我要改过自新。”桑德罗在妻子死后曾经这样说,而那时的他已经万念俱灰,他把社长将他开除看成是妻子之死的直接原因,用那把枪杀死社长,就是对这一秩序提出挑战。社会矛盾的激化导致杀人事件的发生,这是一个极端,而这个极端对于瓦莱里奥来说,则变成了观念转变的关键。可以说,桑德罗的报仇是“不要警察”的体现,但是桑德罗的这种仇恨并不是瓦莱里奥作出“要爱情”选择的原因,爱情完全在另一条道路上发生。瓦莱里奥遇到库拉拉是在为那个孩子治病时,当时第一眼他就爱上了她,尽管库拉拉刚死去了丈夫,尽管库拉拉准备马上离开这个岛,但是爱情到来了,无论是瓦莱里奥还是库拉拉,都义无反顾地投入了对方的怀抱。

《这叫做黎明》电影海报

如果说库拉拉接受这一份爱,是弥补丈夫死去之后的情感空白,在道德上并没有问题,问题在瓦莱里奥身上,他已经结婚,妻子安吉拉也刚刚离开,他是背着安吉拉爱上了库拉拉。这当然是一个道德上的不忠,而且布努埃尔在这里提供了一种情感不忠的隐喻,刚一开始,安吉拉就走在海边的堤岸上,她看到好几只猫在争抢食物,接着又看到一头驴被蒙着眼睛暴打;之后看见孩子们在小巷里玩作战游戏,对垒的两伙人还用石头攻击。独自一人的安吉拉看到这一幕幕情形,便有些倦怠地靠在墙角入睡,这是一个孤独甚至寂寞的灵魂,瓦莱里奥不在自己身边,她的情感的确呈现出空缺状态,她打电话给瓦莱里奥,瓦莱里奥甚至因为忙于治疗而没有接,在两个人好不容易走在一起时,也有着疏离感,安吉拉问瓦莱里奥为什么来到这个小岛,瓦莱里奥说这里缺少医生,安吉拉抱怨他没有听自己的建议,本来利用父亲的钱可以在尼斯开一个诊所。但不管怎样,安吉拉爱着瓦莱里奥,她来到小岛就是为了和瓦莱里奥在一起,但是瓦莱里奥认为安吉拉患了神经衰弱的病,希望她回法国治疗。

安吉拉听从了瓦莱里奥的建议离开了小岛,妻子的离开似乎为瓦莱里奥遇见库拉拉创造了条件,而他也正是无视妻子的存在向库拉拉表白,而且他还偷偷将无处居住的库拉拉接到自己另一个房间里,“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家了。”骗过了仆人的注意,他和库拉拉在一起了。这是道德之外的爱情,而瓦莱里奥之后甚至将这种爱情合法化了,安吉拉在四个月后回到了小岛,同行的还有她的父亲,重逢之后她发现丈夫对自己变得不冷不热,瓦莱里奥以出诊为名疏远了安吉拉,而他却在背地里和库拉拉在一起。所以从瓦莱里奥最初爱上库拉拉,到后来在安吉拉面前编织谎言,其实都是一种背叛,但是在布努埃尔那里,这种背叛反而变成了一种光明正大抵御不公正社会的力量。

或者爱情在布努埃尔那里就是一种人道主义,而这仅仅指瓦莱里奥和库拉拉的爱情。桑德罗杀了人,他成了一个被通缉的罪犯,瓦莱里奥在听说他杀人之后,一方面后悔没有及时没收他身上的枪,另一方面则通过自己的努力解救他——他甚至将桑德罗带到自己家的阁楼上,这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地带,而他做出这个决定也得到了库拉拉的支持,所以在这一行动上他们站在了一起,而安吉拉和父亲到来之后,也听说了桑德罗的事,安吉拉的父亲发现阁楼的门锁着,他让瓦莱里奥打开门,瓦莱里奥说出了实情,安吉拉的父亲感到不安,认为瓦莱里奥窝藏罪犯也是一种犯罪,而且会把自己和女儿一起卷入进来,所以他要瓦莱里奥立即把桑德罗交给警察,瓦莱里奥拒绝了,而安吉拉也和他父亲一样,不希望影响自己。在瓦莱里奥的拒绝面前,安吉拉最后问他是不是就此结束两个人的婚姻,瓦莱里奥给出的说法是:救人就要救到底,于是安吉拉留下一句“凶手比我们重要”,和父亲一起离开了瓦莱里奥。

瓦莱里奥和安吉拉之间存在着分歧,这是他们婚姻中的矛盾,而布努埃尔将这种内部的矛盾上升为一种对于正义的观点冲突,而随着安吉拉和瓦莱里奥婚姻的结束,爱情也终于成为了一种追求正义的力量,因为库拉拉对于瓦莱里奥冒着生命救人是完全支持的,“我今晚可能被捕”,面对瓦莱里奥可能被罪罚,库拉拉也依然选择和他在一起,而这种在一起的结局正是布努埃尔为这一种爱情正名:它起于道德背叛,但终于正义构建,所以在缺失了公平的小岛上,在被权力控制的社会里,难能可贵的爱才是法之外的解救者,才是和黎明一样到来的希望——爱情和正义终于在布努埃尔人为的努力下汇合,他似乎也跟在瓦莱里奥和库拉拉后面,迎接着黎明第一缕曙光的到来。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3784]

随机而读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